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金融新闻 >
为什么说甄?对皇上的爱远比对果郡王要深刻得多_娱乐

发布日期:2020-07-25 04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玉娆曾经问皇上,我姐姐对于皇上算什么?皇上回答,“你姐姐是朕最重要的女人”。皇上这话回答得还算老实。纯元是皇上心里唯一的妻子,宜修是皇上名义上的妻子。而甄?,已经从皇上曾经嘴里的“美妾”之一成为最重要的女人。甄?从“杏花微雨”到美妾宠妃,再从失子失宠到倚梅园复宠,破茧成蝶。她将自己的定位由“只求一心人”到“但求用心”,从“最爱的女人”到“最需要的女人”,实现了华丽的转变,更加成熟自信,进步一日千里。

皇上和甄?都是可以看见“星辰和大海的人”,这样的人,不会为了“别人对我好”就“一切皆可抛”,若是这样,温实初一早便有了机会。皇上对甄?的评价和甄?对自己的定位不谋而合,可见他们的智慧、才情、性格、品性高度契合,在爱情和价值观上势均力敌,相得益彰。甄?曾许愿,要嫁人必然要嫁与“这世界上最好的男儿”。甄?的家世、长相、才学、聪慧,皆是一等一出挑,能让她心甘情愿嫁与的“最好的男儿”必定是品性、才情、家世万里挑一的优秀。而皇上,抛开年龄因素,与甄?算得上门当户对。

在料理敦亲王和年羹尧一事后,皇上视甄?为“最重要的人”,就像自己的左膀右臂,亦像共同御敌的亲密战友。此时的甄?,在皇上的心中,已经慢慢摆脱了“纯元的影子”,不再是简单的“莞莞类卿”。甄?也变了,不再沉溺于小儿女的情情爱爱,以为喝茶品萧、说几句情话,就能握住一代君王的心。甄?开始全面介入皇上的生活,从后宫到前朝,犹如皇上的解语花,总能猜透皇上的心思,为君分忧。所以,在对付敦亲王时,皇上和甄?,联手上演了一幕好戏,既让敌方麻痹大意,又为了保护甄?安全。甄?幽闭蓬莱洲,与皇上断绝了一切联系。当甄?看到有小船靠近,她第一时间便是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,心意已决地对槿汐说,“我答应过皇上,若事情失败,绝不苟活。”此时的甄?,对皇上的情真挚而浓烈。

甄?是一个内心异常强大的女子,若不是实在走投无路,她绝不会自寻短见。此时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,她为了践行对皇上的承诺,为了保全自身的清白,为了追随对她宠爱有加的皇上,她毅然决然、一心求死。此时的她,对皇上的爱,浓烈又坚决,远超在桐花台,她为保全果郡王选择毒酒时的果断决绝,不留后路。所以,甄?对皇上的爱,要比对果郡王来得更深刻。当然,对于甄?的情意,皇上感同身受,并积极回应。皇后抬举安陵容,提出“妃位空悬”时,皇上满心要给甄?妃位,并且明确表示,贵妃和皇贵妃都不急,妃位可以添一位。可见,在皇上心里,贵妃和皇贵妃位,也是给未来的甄?预留的。这在后来皇上大封六宫,甄?提出以端妃为尊,位份在自己之上时,皇上清楚明白地表示,皇贵妃位,朕始终更属意甄?。

对于历经九王夺嫡的皇上来说,国本龙威是最重要的。皇宫里的女人就像开不败的花,因为毫不稀缺,所以美色并不重要。皇上心里所剩不多的感情,一半给了早已仙逝的纯元,一半给了明艳洒脱的华妃,宜修费尽心机得到的不过是一个“敬重”。所以,甄?不再为争一时的情爱意气用事,在皇上明确表示想让她留下来侍寝时,她切近皇上耳边自信地说道,“臣妾只要皇上心里有臣妾就好,何必与安妹妹争朝夕之长短呢。”在甄?的心里,她早已和皇上共进退,“谁侍寝都不要紧,要紧的是,我能不能握住皇上的心。”她要做的,是皇上最需要的人,是能够真正与皇上并肩作战、共同分担风雨虹霓、可以同甘共苦的人。若要从心里距离来论,甄?才是皇上心尖尖上的人,远比肌肤之心的感情更牢固可靠。所以,相比甄?与果郡王的爱情,她与皇上的爱,要厚重得太多。

甄?与果郡王,不过是两个空虚寂寞、郁郁不得志的人相互取暖罢了。因为甄?曾是“皇上”的女人,聪明漂亮有才情,所以果郡王爱得痴情。因为家道中落、家族需要依靠,内心孤苦无依,所以甄?接受了果郡王的爱。甄?与果郡王的爱,美好甜蜜;除了情爱,再无其他。

(原创不已,一个字一个字码出来的,欢迎关注,点赞留言,共同进步)

最新文章
阅读排行

Power by DedeCms